<button id="6nw14r"><table id="6nw14r"></table><abbr id="6nw14r"></abbr></button><dfn id="6nw14r"><small id="6nw14r"></small><ul id="6nw14r"></ul></dfn><tbody id="6nw14r"><q id="6nw14r"></q><ul id="6nw14r"></ul><strong id="6nw14r"></strong><table id="6nw14r"></table></tbody><legend id="6nw14r"></legend><strike id="6nw14r"><blockquote id="6nw14r"></blockquote><style id="6nw14r"></style><noframes id="6nw14r">

          道科信息 - 專業網絡信息推廣服務資訊網

          快速入口,傾城之境

          admin

          其實,快速入口沒有那麽嬌弱,也沒有那麽粗心,只是這樣就能夠和你在一起,只是這樣和你在一起的時間可以更多一點。

          我只是想把現在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來填補以後我們離開後的空虛的日子,我們畢業的前幾天,別人都在埋頭苦讀,而我卻一直想著你,我沒有一次能夠認真讀書,每次我都在想,我們會以怎樣的一種方式來離開,能夠不懷念。最後,我都不知道我是怎樣離開的,我想等著你的到來,只是我狠下心,提上行李,當我最後邁出校門時,心很疼,眼淚也終于掉了下來,我想,我什麽時候還可以見到你,只是不敢預期。

          正值三月,春風料峭。一切還籠罩在一片黑暗中。城市裏夾雜著渾濁空氣的風包圍著我。我背著畫板,飛快地鑽進了車子。車內時間顯示著:5:23。

          雨越下越大,河面上泛起了厚厚的雨霧,很快就籠罩了整個河面,擋住了我眺望的視線。突然一只黑色的鳥在河面上方劃下一道優美的弧線,飛向白茫茫的雨霧中,漸漸消失。我凝神地盯著它消失的方向,仿佛它還會再出現。

          船夫把船停泊在岸邊,走進了亭子。他看了看我背上的畫板,笑呵呵地說:“小姑娘來這兒寫生的吧。”我朝他微笑著點點頭。

          事隨時遷,但你似乎永遠在我面前,就像那次月考之前數學老師講題,你一遍一遍不厭其煩的給我講,而我卻想著畢業如果離開你,我該怎麽辦,你瞧著我的腦袋嚴肅的對我說,你能否好好聽一遍;就像每次我們在一起打水時,你總是伸出手對我說,笨蛋永遠不會打水,還會燙到自己,然後我撅著嘴說,你才笨呢,你卻笑笑的看著我,只是一句話也不說;就像每次考試之前,你來找我拿出筆放在我手裏,然後說,就知道你沒准備。

          我朝著這個小鎮的深處走去,踩著地上泥濘的土,上面留下了我淺淺的腳印。眼前是一條綿延起伏的小路,兩邊種植著錯落不齊的樹。我不知道它會通向哪兒,但它吸引著我繼續朝前走。兩邊的樹和我平時看到的不太一樣,它們的樹皮非常光滑、濕潤,樹枝也沒有被修剪得整齊劃一,而是隨意地向四周延伸著。有的樹樹幹粗壯,就像是這個小鎮的守護者;有的樹非常筆直,像一個嚴謹的哲學家;有的樹枝幹交纏在一起,仿佛是相戀了幾世難舍難分的戀人。樹下生長著蒼翠的小草,它們的綠不同于那些深綠色的樹,而是一種耀眼的青綠色。小草密集地生長在一起,緊緊地相互依偎著。它們一絲絲一縷縷,如針線那樣纖細,像是手法娴熟的裁縫精心剪裁出來的一樣。

          “你撐船去做什麽?打漁麽?”我好奇地問。

          “呵呵,這條河裏可沒那麽多魚好打。我是擺渡人,撐船送鎮上的人到河對岸去。”

          晨曦與月色交替,激動與睡意交替。6:40時,快速入口們到了。下車後首先看到的,是一塊木質的牌子,也許是經過雨水的沖洗,它顯得有點潮濕和腐朽,上面用紅色的油漆寫著——南斯鎮歡迎你。

          標簽: 福彩3的走勢圖 萬和城登陸 組號玩官網 大樂透開獎結果 山東體育在線直播

          上一篇 快遞員助警方查毒獲30萬獎金,"偵探"快遞哥練就火眼金睛辨“毒”包裹

          下一篇 美國19歲孕婦遇襲身亡 肚中嬰兒幸存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