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ikkgx3"><strike id="ikkgx3"><form id="ikkgx3"></form></strike></i><strong id="ikkgx3"><tr id="ikkgx3"><tt id="ikkgx3"></tt><acronym id="ikkgx3"></acronym></tr></strong>
    <dt id="ikkgx3"></dt>
    1. <button id="tp8ojj"></button><th id="tp8ojj"></th>
          <tr id="11uyzd"></tr><strike id="11uyzd"></strike><ol id="11uyzd"></ol>
            <optgroup id="pqb058"><u id="pqb058"></u><table id="pqb058"></table><pre id="pqb058"></pre></optgroup><noframes id="pqb058"><tbody id="pqb058"></tbody><label id="pqb058"></label><strike id="pqb058"></strike>
            • <noframes id="atwkuw"><tr id="atwkuw"></tr><acronym id="atwkuw"></acronym>
              1. 首頁 會員中心 正文

                手機怎麽賺錢啊|難忘那微笑

                産品展示 2020年01月24日 9977

                  寒風呼嘯,黃沙漫天飛舞,瘋狂地抽著筆直的站立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不分誰是誰非,只因他們驚了它的平靜,擾了它的安詳。

                  兩軍相對而持器,一方全身因極力戒備和高度緊張而變得有些僵硬,另一方卻那麽輕松和無謂。不,是無畏!他們知道,每一場仗打下來,總有兄弟、親人永遠的離開,他們清楚,每一場仗打下來,如果不夠幸運那非死即傷,可是爲了護住城中的妻兒,守住伴自己長大的每一寸土地,守護深愛的國家,即使是死,心甘情願。死都不怕,還怕什麽?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整齊的隊伍,顯得那麽安靜而又決絕。此時,他們的眼裏只有那個穿著黑色武士服的男人,那個神一般存在的男人。不,那個男人就是神,他們的神,帶著他們南征北戰,一次次的守護住了心中那摯愛的一切,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不滅的神話。

                  那男人緊握瀝泉槍,骨節泛著死一般的白,猛然間好像被什麽刺痛似的,手悄悄有些松動,然而又突然猛然一握。“殺!”幹淨,決絕,不帶一絲情感。接下來,便是震天撼地的“殺”……

                  天地無言,無盡的紅流淌在無邊的土地上,流進黑暗的漩渦,流到那遙遠的時空裏去……

                  暮色四合,皎潔的月光悄悄灑在了營帳上,男人無力地踱步在軍營外,蓦然間,發現了如此皎潔的它。擡頭望月,明亮的月亮讓自己想起了那個一直默默支持著自己,賢惠又溫柔的李氏。他又何嘗不想回去。後背微痛。國未保,家何在?精忠報國!這是他的信念,這是他的信仰,心驟然疼痛起來。

                  秦桧那狗賊,又在昏庸的皇帝身邊嘀咕了什麽?接連的十二道金牌,十二次急诏,這一道道,這一次次,催人要命。明明只要再向前跨出一步,淪陷十多年的中原就可望收複。直抵黃龍府,與諸君痛飲爾成了紛飛的泡沫。十年之功,廢于一旦!所得諸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難以中興!乾坤世界,無由再複!

                  皇帝雖昏庸,可他也是他所愛的國家的真正主人,他屬于國家,那便也屬于他,屬于那個不辨忠奸,不分善惡的皇帝。

                  無奈。帶著那令敵軍發出“憾江山易,憾嶽家軍難”的兄弟,班師回朝。心裏頭卻是“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阙”!

                  紹興十一年十二月,诏嶽飛賜死與大理寺,時年三十九歲:其子嶽雲,部將張憲等人皆被腰斬于市。

                  他終究是死了,拉著無數的人死在自己最愛的土地上。其實他有選擇的。如果早些時候選擇遂了那狗賊的心願,從此平凡而幸福的過一生,那麽他會活很久,只是他不願。一種無形的力量緊緊束縛著他,然後,他終于死了,留下了“天日昭昭”和那顆赤誠之心!

                 在這匆忙的世界,能看你安靜的笑容,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

                  ——題記

                  一

                  第一眼,你正彎著腰穿梭于麥田中。

                  五月的陽光,肆意地揮灑在麥田上,火辣辣得炙人。外婆揮動著鐮刀,“嚯嚯”地,身後便倒下大片大片的麥子,鋪在地上,像極了一張金黃的絨毯。柔軟,明亮,無窮盡。

                  “外婆,”手機怎麽賺錢啊站在田邊大聲地叫著。

                  外婆詫異地轉過頭,看見是我,臉上立即露出笑容,欣喜地喊道:“呀,丫頭來啦,丫頭來啦!”

                  我扶著外婆坐到田地邊上。“外婆,你年紀這麽大了,以後別再種地了。”外婆笑了笑,“那哪行啊,都種了大半輩子,怎麽能說不種就不種呢?”“可是,外婆,你一個人住,身體又不好,要不搬到我家去住吧?”外婆出神地望了望麥田,有些失語。

                  陽光似流淌于溝壑中的溪澗,鑲嵌在外婆蒼老的眉目中,抹不去。

                  “舍不得啊……”

                  一陣風吹來,掀起大片大片的麥浪。

                  二

                  櫻桃紅了,豔若赤玉。

                  記憶裏,外婆總是在我埋頭讀書時,從身後遞來一碗櫻桃。櫻桃上還沾著細密的水珠,一縷縷綻放的香氣沁人心脾。

                  “吃吧,孩子。”外婆笑著說,用手拈一粒放入我的嘴巴。那是粒笑盈盈的櫻桃,像一位撐開絲綢紅傘,翹首而望的姑娘,有著含羞掩笑的嬌媚。輕輕地一咬,些許的甜味,夾雜著一絲的酸味,像陽光下的薔薇花,絢爛地怒放著。

                  “嗯,還是外婆種的櫻桃好吃,又大又甜,真好吃!”

                  一絲微笑從外婆的嘴角緩緩漾開,像微風掠過澄淨的湖面泛起的漣漪,一直漫延到眼角。

                  “是嗎?好吃就好,好吃就好……”仿佛是在碎碎念,可外婆卻笑得像個天真美好的孩子。

                  三

                  “外婆,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哎。”外婆伸出手,緩緩地將我的劉海拂到耳邊,笑了。

                  “走吧,孩子。”

                  跨上自行車,慢慢地向前駛去。暮黃的風吹過耳畔揚起發梢,拂過影子,缱绻而纖長,踏褶林間,瀉下細碎甯靜的光線,迎風嗅到暖暖的味道,天色青藍,幾只嬉戲的鳥兒在空中追逐,忽然憶起小時候偎在外婆身旁,纏著外婆講大灰狼的故事;每次睡覺時,外婆總是一遍一遍地,不厭其煩地哼唱著童歌;長大後,每次心情低落時,外婆總會做我最愛吃的小米粥,那種味道,那種感覺,是我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就像外婆的笑,粘粘的,稠稠的,盈滿著外婆對我所有的愛。我喜歡外婆的笑,不含雜質的純真,美好,就像個無憂無慮的孩子,仿佛在告訴我:沒有什麽事情是過不去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風吹過如花般細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一直搖晃搖晃,成爲手機怎麽賺錢啊命途中的點綴。

                  ——後記 

                來源: 北京晚報 記者 孫穎 文並攝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熱門文章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