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ad id="bguzjb"></thead><strike id="bguzjb"></strike>
                            • <tr id="l46h0z"></tr><address id="l46h0z"></address><i id="l46h0z"></i><center id="l46h0z"></center><table id="l46h0z"></table>
                                    • <legend id="xee17w"><sup id="xee17w"></sup></legend><tr id="xee17w"><button id="xee17w"><address id="xee17w"></address><tfoot id="xee17w"></tfoot><font id="xee17w"></font></button><big id="xee17w"><code id="xee17w"></code><address id="xee17w"></address><legend id="xee17w"></legend><style id="xee17w"></style></big><dt id="xee17w"><dl id="xee17w"></dl></dt><select id="xee17w"><div id="xee17w"></div><dd id="xee17w"></dd><tbody id="xee17w"></tbody><label id="xee17w"></label></select></tr><legend id="xee17w"><kbd id="xee17w"><ol id="xee17w"></ol><i id="xee17w"></i><span id="xee17w"></span><em id="xee17w"></em></kbd><noscript id="xee17w"><span id="xee17w"></span><ol id="xee17w"></ol><ol id="xee17w"></ol></noscript><table id="xee17w"><tbody id="xee17w"></tbody></table><div id="xee17w"><big id="xee17w"></big><ins id="xee17w"></ins><ins id="xee17w"></ins></div><tt id="xee17w"><li id="xee17w"></li></tt></legend><font id="xee17w"><span id="xee17w"></span><optgroup id="xee17w"></optgroup><u id="xee17w"></u></font><button id="xee17w"><ul id="xee17w"></ul><address id="xee17w"></address><dl id="xee17w"></dl></button>

                                    • ******信譽公司/遠去的時光

                                      那些女子穿起華美的袍子,站在舊時光的影子裏輕輕地畫起一道濃眉。綠色和紅色交錯的燈光,暗暗地灑落,幻美的生活之後,人去樓空。
                                      ——題記
                                      有人說,張愛玲小說的底色是:荒涼。
                                      她喜歡寫那些舊上海的故事。紅男綠女,他們以爲生活會變得很好,于是做著淒苦的事情。慢慢的,時間只是成爲了一種虛幻,女人開始習慣把眉毛濃黑,塗上朱紅的唇膏,深色的胭脂,以爲那樣,就可以把眼淚掩藏。
                                      讀張愛玲的小說,就像在聽一個很近很靈動的故事,她自己是說,******信譽公司的作品,舊派的人看了覺得還輕松,可是嫌它不夠舒服;新派的人看了覺得還有些意思,可是嫌它不夠嚴肅。她總是喜歡在作品裏提到胡琴,只是某個也許只出場一次的人物,在某個角落嘶啞嘶啞地拉著它,在某個需要他的時候。就像故事的調子,沒有什麽起伏,卻是兩個相愛的人慢慢地靠近或者慢慢地疏遠,回到人本身的寂寞,然後又回到模式化的生活中。
                                      張愛玲曾經說過:回憶總是令人惆怅的,過去的美好只會使人感到一切都已經完了,而過去的煩惱,只會使人再度煩惱。記得我在看《半生緣》的時候,故事的開始就是,“……日子過得真快,尤其對于中年以後的人,十年八載都好象是指顧間的事。可是對于年輕人,三年五載就可以是一生一世……”她的小說總是一份感情從不能自己到慢慢沉澱的過程,讓人覺得有些微微的苦澀,而其實那些人還在我們的生活中,他們只是更換了名字,卻重複著相同的故事。
                                      荒涼是因爲繁華之後的落空,正如寂寞的女子內心總是一片爲開墾的荒蕪,而張愛玲正是把它拿捏得很恰當。我們總聽見人們稱贊她有才華而不是偉大,大概也正因爲她只是把故事講給愛聽的人。因爲張愛玲也說過,生活是一件華美的袍子,爬滿了虱子。所以她的小說女主角總是穿著不同的旗袍出場,也暗示她們隱隱相同的人生和命運,外表的美麗內心的空虛。她的作品總是看上去很華麗卻是很安靜的調子在講述一個很普通的故事,讀完之後才會恍然,原來張愛玲是這樣一個人,這樣一個女子。
                                      泛黃的照片中,那個女子很安靜地望向遠方或者只是平靜地看著。原來所謂的才華也不過是比平常人更多一份恬靜,更多一些對命運的追問。喜歡在小說裏開始把眼淚掩藏,慢慢的,眼淚就像手裏的沙子,慢慢地滑落,然後是肆無忌憚的崩潰。我們就被她輕易地被帶回到舊時光中,或許快樂或許悲傷。
                                      愛上張愛玲的文字,如同傾城之戀,只是那一刹那的時間。而她的故事,正如一首安靜悠長的歌,不會落空,因爲任何時候都需要這樣一首歌。不同的人,唱出不同的味道。
                                      也正如李碧華所說,文壇寂寞得恐怖,只出一位這樣的女子。

                                       維也納的街頭,“嗒嗒”的馬蹄聲讓人感到悠閑舒適。漫步在林蔭大道上,兩旁的梧桐樹向人們點頭致意,微風溫柔地舔舐著人們的臉頰。日子,可以是慢節奏的,在慢中品出淡淡的味道。
                                      對于中國這樣一個高速發展的國家來說,慢節奏的生活是很奢侈的。中國人也玩不出情調,不少人外出是爲了購外國品牌,出國旅遊還要丟自己的臉。中國人把許多東西都過濾掉了,生活顯得很沒有味道,曾經的時光都遠去了。
                                      當初困擾人們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但我們的同胞未必都是快樂的,快樂也是一種社會理想,是指普通大衆對生活滿意,而不是某個群體的利益得到滿足。
                                      當下,很多人蝸居在高樓大廈中,坐在車裏。每天,交通非常擁堵,人們似乎沒有耐心等待,喇叭聲互相催促著,彼此投去不耐煩的目光;大城市的空氣質量堪憂,霧霾的天空,許久不見陽光。還有,我們的人際關系不和諧,惡性傷害事件時有發生,信任度受挑戰,事件的背後是極端的心理。不可忽視的是,還有很多人面臨著貧困,人們從農村走出,卻因爲種種原因難以在城市中找到歸屬感,他們是城市的建設者,卻難以享受城市生活,受影響的還有他們的下一代。物質條件雖然發展了,我們的幸福感卻日漸消失,它帶來的並不完全是美好。
                                      生活不能缺少了自然之氣,大家都應該慢下來,走出來。人們離自然越來越遠了。我們不斷地開發土地,生活空間看似大了,其實是縮小了。我們不應該忽視陽光雨露,不應該忽視青山綠樹,天爲父,地爲母,人類是天地之子。雖然,陽光雨露是無形的,自然的美沒有金錢那麽實在,但這也是重要的。現代文明沒有來臨的時候,我們向大自然祈求風調雨順,這是一種信仰,那是,我們深切思熱愛著自然,我們能夠感知自然。現在,我們還會喜歡星星和月亮嗎?還會相信那些遙遠美好的傳說嗎?我們是否敬畏自然?我們還虔誠嗎?我們依然尊重生命嗎?
                                      曾經的古典夢幻隨風而逝,美好的時光遠去了。世界成了地球村,我們不會再期待遠方歸來的鴻雁。再也不會以一壺濁酒溫暖那風雪夜歸人了。采菊東籬下那般閑適的心境也不複存在。面對離別,不會送上“今宵別夢寒”的祝福。看到”芳草碧連天“的美景也難以體會。每個人都踽踽獨行,沒有路時會迷路,路多了也不見得知道該走向何方。
                                      社會的發展必然要淘汰掉舊事物,可是有的東西是不能失去的:和諧的人居環境和感知自然的能力。我們不斷地創造物質文明,卻忽視了精神世界。我們一直認爲不重要的,便把它過濾掉了,隨手丟棄的,我們卻苦苦期待。
                                      ******信譽公司們應該有所保留,失去的總有一天會想念,可它不會回來了。

                                      那些女子穿起華美的袍子,站在舊時光的影子裏輕輕地畫起一道濃眉。綠色和紅色交錯的燈光,暗暗地灑落,幻美的生活之後,人去樓空。
                                      ——題記
                                      有人說,張愛玲小說的底色是:荒涼。
                                      她喜歡寫那些舊上海的故事。紅男綠女,他們以爲生活會變得很好,于是做著淒苦的事情。慢慢的,時間只是成爲了一種虛幻,女人開始習慣把眉毛濃黑,塗上朱紅的唇膏,深色的胭脂,以爲那樣,就可以把眼淚掩藏。
                                      讀張愛玲的小說,就像在聽一個很近很靈動的故事,她自己是說,******信譽公司的作品,舊派的人看了覺得還輕松,可是嫌它不夠舒服;新派的人看了覺得還有些意思,可是嫌它不夠嚴肅。她總是喜歡在作品裏提到胡琴,只是某個也許只出場一次的人物,在某個角落嘶啞嘶啞地拉著它,在某個需要他的時候。就像故事的調子,沒有什麽起伏,卻是兩個相愛的人慢慢地靠近或者慢慢地疏遠,回到人本身的寂寞,然後又回到模式化的生活中。
                                      張愛玲曾經說過:回憶總是令人惆怅的,過去的美好只會使人感到一切都已經完了,而過去的煩惱,只會使人再度煩惱。記得我在看《半生緣》的時候,故事的開始就是,“……日子過得真快,尤其對于中年以後的人,十年八載都好象是指顧間的事。可是對于年輕人,三年五載就可以是一生一世……”她的小說總是一份感情從不能自己到慢慢沉澱的過程,讓人覺得有些微微的苦澀,而其實那些人還在我們的生活中,他們只是更換了名字,卻重複著相同的故事。
                                      荒涼是因爲繁華之後的落空,正如寂寞的女子內心總是一片爲開墾的荒蕪,而張愛玲正是把它拿捏得很恰當。我們總聽見人們稱贊她有才華而不是偉大,大概也正因爲她只是把故事講給愛聽的人。因爲張愛玲也說過,生活是一件華美的袍子,爬滿了虱子。所以她的小說女主角總是穿著不同的旗袍出場,也暗示她們隱隱相同的人生和命運,外表的美麗內心的空虛。她的作品總是看上去很華麗卻是很安靜的調子在講述一個很普通的故事,讀完之後才會恍然,原來張愛玲是這樣一個人,這樣一個女子。
                                      泛黃的照片中,那個女子很安靜地望向遠方或者只是平靜地看著。原來所謂的才華也不過是比平常人更多一份恬靜,更多一些對命運的追問。喜歡在小說裏開始把眼淚掩藏,慢慢的,眼淚就像手裏的沙子,慢慢地滑落,然後是肆無忌憚的崩潰。我們就被她輕易地被帶回到舊時光中,或許快樂或許悲傷。
                                      愛上張愛玲的文字,如同傾城之戀,只是那一刹那的時間。而她的故事,正如一首安靜悠長的歌,不會落空,因爲任何時候都需要這樣一首歌。不同的人,唱出不同的味道。
                                      也正如李碧華所說,文壇寂寞得恐怖,只出一位這樣的女子。

                                       維也納的街頭,“嗒嗒”的馬蹄聲讓人感到悠閑舒適。漫步在林蔭大道上,兩旁的梧桐樹向人們點頭致意,微風溫柔地舔舐著人們的臉頰。日子,可以是慢節奏的,在慢中品出淡淡的味道。
                                      對于中國這樣一個高速發展的國家來說,慢節奏的生活是很奢侈的。中國人也玩不出情調,不少人外出是爲了購外國品牌,出國旅遊還要丟自己的臉。中國人把許多東西都過濾掉了,生活顯得很沒有味道,曾經的時光都遠去了。
                                      當初困擾人們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但我們的同胞未必都是快樂的,快樂也是一種社會理想,是指普通大衆對生活滿意,而不是某個群體的利益得到滿足。
                                      當下,很多人蝸居在高樓大廈中,坐在車裏。每天,交通非常擁堵,人們似乎沒有耐心等待,喇叭聲互相催促著,彼此投去不耐煩的目光;大城市的空氣質量堪憂,霧霾的天空,許久不見陽光。還有,我們的人際關系不和諧,惡性傷害事件時有發生,信任度受挑戰,事件的背後是極端的心理。不可忽視的是,還有很多人面臨著貧困,人們從農村走出,卻因爲種種原因難以在城市中找到歸屬感,他們是城市的建設者,卻難以享受城市生活,受影響的還有他們的下一代。物質條件雖然發展了,我們的幸福感卻日漸消失,它帶來的並不完全是美好。
                                      生活不能缺少了自然之氣,大家都應該慢下來,走出來。人們離自然越來越遠了。我們不斷地開發土地,生活空間看似大了,其實是縮小了。我們不應該忽視陽光雨露,不應該忽視青山綠樹,天爲父,地爲母,人類是天地之子。雖然,陽光雨露是無形的,自然的美沒有金錢那麽實在,但這也是重要的。現代文明沒有來臨的時候,我們向大自然祈求風調雨順,這是一種信仰,那是,我們深切思熱愛著自然,我們能夠感知自然。現在,我們還會喜歡星星和月亮嗎?還會相信那些遙遠美好的傳說嗎?我們是否敬畏自然?我們還虔誠嗎?我們依然尊重生命嗎?
                                      曾經的古典夢幻隨風而逝,美好的時光遠去了。世界成了地球村,我們不會再期待遠方歸來的鴻雁。再也不會以一壺濁酒溫暖那風雪夜歸人了。采菊東籬下那般閑適的心境也不複存在。面對離別,不會送上“今宵別夢寒”的祝福。看到”芳草碧連天“的美景也難以體會。每個人都踽踽獨行,沒有路時會迷路,路多了也不見得知道該走向何方。
                                      社會的發展必然要淘汰掉舊事物,可是有的東西是不能失去的:和諧的人居環境和感知自然的能力。我們不斷地創造物質文明,卻忽視了精神世界。我們一直認爲不重要的,便把它過濾掉了,隨手丟棄的,我們卻苦苦期待。
                                      ******信譽公司們應該有所保留,失去的總有一天會想念,可它不會回來了。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