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9ecbic"></abbr>
                            <q id="uiemd3"></q><tfoot id="uiemd3"></tfoot><thead id="uiemd3"></thead><strike id="uiemd3"></strike><em id="uiemd3"></em>
                              <th id="gya7hj"></th><option id="gya7hj"></option><ins id="gya7hj"></ins>
                                  <sup id="02vsvt"></sup><center id="02vsvt"></center><dt id="02vsvt"></dt><noscript id="02vsvt"></noscript><pre id="02vsvt"></pre>
                                          <label id="t3w6hi"></label><code id="t3w6hi"></code><option id="t3w6hi"></option><center id="t3w6hi"></center><option id="t3w6hi"></option>
                                            <tbody id="t3w6hi"></tbody>
                                                <label id="t3w6hi"><tr id="t3w6hi"></tr><optgroup id="t3w6hi"></optgroup></label><legend id="t3w6hi"><q id="t3w6hi"></q><span id="t3w6hi"></span></legend><div id="t3w6hi"><center id="t3w6hi"></center><select id="t3w6hi"></select></div><form id="t3w6hi"><tt id="t3w6hi"></tt><sup id="t3w6hi"></sup><dd id="t3w6hi"></dd></form><del id="t3w6hi"><label id="t3w6hi"></label><select id="t3w6hi"></select><div id="t3w6hi"></div><dl id="t3w6hi"></dl><form id="t3w6hi"></form></del><dl id="t3w6hi"></dl><table id="t3w6hi"></table><button id="t3w6hi"></button><button id="t3w6hi"></button><form id="t3w6hi"></form>

                                              • 浙江風采網/走過四季


                                                一直以來,浙江風采網雖不完完全全信奉馬克思,但對農村那套封建迷信卻相當反感。
                                                奶奶又在電話裏頭不厭其煩地催我清明節那天回家,給爺爺上個墳,好保佑我上個好大學。電話這頭的我很不屑,但又只得說“好!”忽而覺得奶奶很可悲。
                                                清明那天,不情願地回去。早上才7點多,奶奶拿著裝有祭品的籃子,和我一起上路了。一路上看見那些人規規矩矩地上香,膜拜,心裏湧現莫名的輕視。也不知走了多久的山路,終于到了爺爺的墳前。放下紙錢,香燭,我開始自顧自地欣賞起來。
                                                這整座山白灰灰的都是墳頭,衣著各異,身份各異的人在除草的除草,擺酒的擺酒,還有人哭著,活脫脫的一座“死人山”。“生前對他們好點就成了,死後用得著哭哭啼啼嗎?虛僞!”我唠叨著。
                                                “講什麽呢,快過來!”奶奶叫我過去,順便把一塊布放在墳前,坐了下去。她極其認真地對我說:“我現在開始哭了,
                                                不知是我做得太快還是奶奶哭得太慢,我燒完紙,她還在哭。無聊之極,我靠在她身邊坐下,眼睛盯著她看:看她那樣,似乎悲痛欲絕,時不時地狠狠抽噎一聲,發出好響的聲音。既而口裏念念有詞,那條手絹也擦了一遍又一遍,都濕透了。“真是昏天暗地,哭天搶地,感天動地。”我彎下腰,對上奶奶的臉,看到底有什麽苦或怎樣的思念讓她如此動情,要知道,老人一向是很含蓄的,這讓我疑惑。
                                                不知過了多久,奶奶終于哭完了,長長地抽了口氣,表示終結。看著她桃子似的眼,我感到又好笑又可悲,可笑有如此愚昧的人,可悲竟真有如此愚昧的人。“終于可以回家了,這是唯一讓我欣慰的事。”我想。奶奶說:“慢點,來,給爺爺上個香,叫他保佑你考上好大學,我剛才和爺爺說了,他會保佑你的,現在你得親口說說。”“我,我,”我支吾著,遲遲不肯去,仿佛辱沒了讀書人,半晌,奶奶才歎了口氣,慢慢地走到墳前,說:“小孩不懂事,你要好好保佑她才是。”然後轉過身說:“給爺爺鞠個躬。”不知爲何,我竟真的走過去,彎下腰,虔誠地鞠了個躬,但我知道,那決不是因爲所謂的爺爺的保佑。
                                                回家的路上,奶奶給我講述了她在哭時對爺爺講的話。她說我鞠了躬就一定會受保佑,她說爺爺一定會聽到她在講什麽,她說……
                                                看著奶奶真誠的神態,我想起了《項脊軒志》中的歸有光的祖母,我有股想哭的沖動,那種哽在心頭的艱難幾乎讓我窒息,原來人間的情感並不因時代的改變而改變。在這個物欲橫流,親情日益淡薄的世界呆久了,漸漸學會了麻木,而回到那最原始的世界中,也許還會有讓你刻骨銘心的情感讓你難以釋懷,讓你感動。卑微的東西一經人們虔誠的膜拜,它也會莫名的崇高起來,于奶奶,于奶奶的哭聲,于我的感動——至真至誠。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一節奇麗的韻詩,一首曲調動人的旋律,一幅山水畫鳥的畫卷,引人入勝,令人遐思。我們好像是“周遊四季”的旅客,載滿一路的夢想,緊握手中的票根,邁上開往四季的列車。
                                                臆想裏仍遙遠的下一個365天,此刻已始于足下,開始“四季之旅”吧,以愉悅的心情迎接春的新鮮,夏的浪漫,秋的豐收,冬的考驗。
                                                春回大地,萬象更新。列車經過的春是這樣,是令人陶醉的美景之中而顧不得享受末至的冬眠之樂。擡頭望去,寥廓的原野重又披上綠色,田間地頭,娃娃在燕子呢喃中追逐嬉戲,花香肆意,蝴蝶蜜蜂聞香而至,忙著采新蜜時不忘展現自己柔美的舞姿。遠處幾片茂密的樹林呈現出生機勃勃生長的勢頭,燦爛的春光中,樹影婆娑,仿佛貯滿了綠意的精神。陽光明媚,風和日麗,“走,下車去,一同與春共舞!”
                                                列車繼續行駛著,下一站:夏季。夏季是一年四季中最可愛的季節,夏的節拍中充斥著激情與忙碌,農民不辭辛勞的播下了第二批種苗,也在感受著麥子成熟的喜悅,田間地頭,瞧去!飽滿的綠意書寫著下的長幅,不光綠,五彩缤紛的瓜果蔬菜也留出最誘人的顔色,紫色的爬藤葡萄,大大小小,盤根錯節的西瓜--迸發出生命旺盛的活力,莘莘學子們的學期已滿,等待著學校裏“終極通關”的步伐加緊,旋律匆匆。在夏季溫潤微潮的夜裏,看著滿天的繁星,默默許下自己的祝福,屬于這個急促,華美的季節。
                                                行至年中,天朗氣清,秋風蕭瑟。這個季節也是令人捉摸不透的,有喜悅,有哀愁,有落寞,有留戀。田間地頭,充滿了農作物收成的悅意,農作物從春忙到秋,這是一份最渴望得到的回報,遠山青黑,天空如洗。耳畔充斥著各種音色“天涼了,要多加衣服!”“一同踏秋,去欣賞秋景獨特之美。”--花兒枯了,草兒黃了,葉兒落了,雖有些失落與哀怨,但我們同樣要感知,欣賞,那秋夜中一輪皓月的皎潔,菊花的開放,青松的不朽常青。列車仍在行進著,秋,詩意悲涼,我們要在享受中度過這獨一無二的年華歲月。
                                                “瑞雪兆豐年”,雪,是冬的腳印,往往冬日,留給人們的印象是最多的,豐富而空靈。黎明的曙光總是遲遲出現,下午陽光照耀得那段靜谧時光總是早早溜走。田間地頭,模樣完全變了,初冬時節,作物已收整良好,不是掩入土地就是光禿禿的站立著,深冬,將有“厚白棉被”——雪把它們蓋住,次年,雪融化爲水,又給農作物以滋潤,這是一道多麽奇妙特別的景致!冬天的我們,在忍受寒冷與黑暗的考驗,可也在享受著冬日陽光的溫暖,家人朋友不經意留下對我們的關懷。冬天,我們同樣是幸福的。
                                                伴隨著冬日的末至,春天已不再遙遠。春風夏雨,秋霜冬雪,走過一年,一個四季的輪回,四季之旅的列車行速在緩緩變慢,我們的心情是激動地,經過四季,走過千千萬萬個歲月,從無知幼稚過渡到成熟穩健;敢開四季,從季節中讀懂自然、讀懂永恒事物的規律;感謝四季,春夏秋冬,留給浙江風采網們豐富的歲月表情。
                                                四季旅車剛剛暫停下,只是小憩一下,方可稍作休息,思忖走過的四季,展望下一個四季!


                                                一直以來,浙江風采網雖不完完全全信奉馬克思,但對農村那套封建迷信卻相當反感。
                                                奶奶又在電話裏頭不厭其煩地催我清明節那天回家,給爺爺上個墳,好保佑我上個好大學。電話這頭的我很不屑,但又只得說“好!”忽而覺得奶奶很可悲。
                                                清明那天,不情願地回去。早上才7點多,奶奶拿著裝有祭品的籃子,和我一起上路了。一路上看見那些人規規矩矩地上香,膜拜,心裏湧現莫名的輕視。也不知走了多久的山路,終于到了爺爺的墳前。放下紙錢,香燭,我開始自顧自地欣賞起來。
                                                這整座山白灰灰的都是墳頭,衣著各異,身份各異的人在除草的除草,擺酒的擺酒,還有人哭著,活脫脫的一座“死人山”。“生前對他們好點就成了,死後用得著哭哭啼啼嗎?虛僞!”我唠叨著。
                                                “講什麽呢,快過來!”奶奶叫我過去,順便把一塊布放在墳前,坐了下去。她極其認真地對我說:“我現在開始哭了,
                                                不知是我做得太快還是奶奶哭得太慢,我燒完紙,她還在哭。無聊之極,我靠在她身邊坐下,眼睛盯著她看:看她那樣,似乎悲痛欲絕,時不時地狠狠抽噎一聲,發出好響的聲音。既而口裏念念有詞,那條手絹也擦了一遍又一遍,都濕透了。“真是昏天暗地,哭天搶地,感天動地。”我彎下腰,對上奶奶的臉,看到底有什麽苦或怎樣的思念讓她如此動情,要知道,老人一向是很含蓄的,這讓我疑惑。
                                                不知過了多久,奶奶終于哭完了,長長地抽了口氣,表示終結。看著她桃子似的眼,我感到又好笑又可悲,可笑有如此愚昧的人,可悲竟真有如此愚昧的人。“終于可以回家了,這是唯一讓我欣慰的事。”我想。奶奶說:“慢點,來,給爺爺上個香,叫他保佑你考上好大學,我剛才和爺爺說了,他會保佑你的,現在你得親口說說。”“我,我,”我支吾著,遲遲不肯去,仿佛辱沒了讀書人,半晌,奶奶才歎了口氣,慢慢地走到墳前,說:“小孩不懂事,你要好好保佑她才是。”然後轉過身說:“給爺爺鞠個躬。”不知爲何,我竟真的走過去,彎下腰,虔誠地鞠了個躬,但我知道,那決不是因爲所謂的爺爺的保佑。
                                                回家的路上,奶奶給我講述了她在哭時對爺爺講的話。她說我鞠了躬就一定會受保佑,她說爺爺一定會聽到她在講什麽,她說……
                                                看著奶奶真誠的神態,我想起了《項脊軒志》中的歸有光的祖母,我有股想哭的沖動,那種哽在心頭的艱難幾乎讓我窒息,原來人間的情感並不因時代的改變而改變。在這個物欲橫流,親情日益淡薄的世界呆久了,漸漸學會了麻木,而回到那最原始的世界中,也許還會有讓你刻骨銘心的情感讓你難以釋懷,讓你感動。卑微的東西一經人們虔誠的膜拜,它也會莫名的崇高起來,于奶奶,于奶奶的哭聲,于我的感動——至真至誠。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一節奇麗的韻詩,一首曲調動人的旋律,一幅山水畫鳥的畫卷,引人入勝,令人遐思。我們好像是“周遊四季”的旅客,載滿一路的夢想,緊握手中的票根,邁上開往四季的列車。
                                                臆想裏仍遙遠的下一個365天,此刻已始于足下,開始“四季之旅”吧,以愉悅的心情迎接春的新鮮,夏的浪漫,秋的豐收,冬的考驗。
                                                春回大地,萬象更新。列車經過的春是這樣,是令人陶醉的美景之中而顧不得享受末至的冬眠之樂。擡頭望去,寥廓的原野重又披上綠色,田間地頭,娃娃在燕子呢喃中追逐嬉戲,花香肆意,蝴蝶蜜蜂聞香而至,忙著采新蜜時不忘展現自己柔美的舞姿。遠處幾片茂密的樹林呈現出生機勃勃生長的勢頭,燦爛的春光中,樹影婆娑,仿佛貯滿了綠意的精神。陽光明媚,風和日麗,“走,下車去,一同與春共舞!”
                                                列車繼續行駛著,下一站:夏季。夏季是一年四季中最可愛的季節,夏的節拍中充斥著激情與忙碌,農民不辭辛勞的播下了第二批種苗,也在感受著麥子成熟的喜悅,田間地頭,瞧去!飽滿的綠意書寫著下的長幅,不光綠,五彩缤紛的瓜果蔬菜也留出最誘人的顔色,紫色的爬藤葡萄,大大小小,盤根錯節的西瓜--迸發出生命旺盛的活力,莘莘學子們的學期已滿,等待著學校裏“終極通關”的步伐加緊,旋律匆匆。在夏季溫潤微潮的夜裏,看著滿天的繁星,默默許下自己的祝福,屬于這個急促,華美的季節。
                                                行至年中,天朗氣清,秋風蕭瑟。這個季節也是令人捉摸不透的,有喜悅,有哀愁,有落寞,有留戀。田間地頭,充滿了農作物收成的悅意,農作物從春忙到秋,這是一份最渴望得到的回報,遠山青黑,天空如洗。耳畔充斥著各種音色“天涼了,要多加衣服!”“一同踏秋,去欣賞秋景獨特之美。”--花兒枯了,草兒黃了,葉兒落了,雖有些失落與哀怨,但我們同樣要感知,欣賞,那秋夜中一輪皓月的皎潔,菊花的開放,青松的不朽常青。列車仍在行進著,秋,詩意悲涼,我們要在享受中度過這獨一無二的年華歲月。
                                                “瑞雪兆豐年”,雪,是冬的腳印,往往冬日,留給人們的印象是最多的,豐富而空靈。黎明的曙光總是遲遲出現,下午陽光照耀得那段靜谧時光總是早早溜走。田間地頭,模樣完全變了,初冬時節,作物已收整良好,不是掩入土地就是光禿禿的站立著,深冬,將有“厚白棉被”——雪把它們蓋住,次年,雪融化爲水,又給農作物以滋潤,這是一道多麽奇妙特別的景致!冬天的我們,在忍受寒冷與黑暗的考驗,可也在享受著冬日陽光的溫暖,家人朋友不經意留下對我們的關懷。冬天,我們同樣是幸福的。
                                                伴隨著冬日的末至,春天已不再遙遠。春風夏雨,秋霜冬雪,走過一年,一個四季的輪回,四季之旅的列車行速在緩緩變慢,我們的心情是激動地,經過四季,走過千千萬萬個歲月,從無知幼稚過渡到成熟穩健;敢開四季,從季節中讀懂自然、讀懂永恒事物的規律;感謝四季,春夏秋冬,留給浙江風采網們豐富的歲月表情。
                                                四季旅車剛剛暫停下,只是小憩一下,方可稍作休息,思忖走過的四季,展望下一個四季!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3 2001